不可否認人性有許多醜陋之處,在貧窮的環境下,或許因為跟周圍的善良平民形成鮮明對比,讓人更覺心灰意冷。今天第一次主刀開了個lipoma,從頭到尾包括器械消毒包裝都得自己來,最後把外皮縫的漂漂亮亮,自己看了也開心,即便黑人可能覺得沒必要,縫得像肉粽沒什麼不好。回到診間,一位準備要去象牙海岸採收可可豆的工人,拿著一袋雞蛋來表達謝意(這裡的雞蛋不比台灣便宜),於是請轉他送給外面排隊的病人。接著就是噩夢,一位高血壓的女性,每次來都喊沒錢買藥,但其實穿著在當地算高尚,拎者亮麗的包包,今天還染髮。通常我們會評估病人的經濟狀況,來決定要免費給藥還是處方箋(有時可藉由隨同進入診間的蒼蠅數來判斷)。之前因為勸導他自己拿處方箋去買藥,把資源留給其他更需要的人,而鬧得很不愉快,還半威脅地說如果給她處方箋,她索性就不吃藥擺爛。上次因為某種藥用完了,因此只給她一種,另一種請她自己去買。當時還以為她頑石點頭了,結果今天來還是沒買藥,問原因還是老話一句「沒錢」。


真的沒錢嗎?但其實破綻百出,除了穿著打扮之外,問她藥價發現她連藥局都沒去過,問她身上的行頭花多少錢,她說這些都是生活必需品,而買了這些必需品就剛好沒錢買藥了,問她有沒有去找過醫院的救助單位,也是雙手一攤(顯然是知道自己不符救助條件而沒去)。平常也是有少數病人,沒什麼特別症狀,但因為看診免費,所以頻頻來訪,如果剛好藥用完了給他們處方箋,也都會乖乖去買。今天這個真不知該怎麼說她,中途王醫師遇到一個case請我過去看一下,她還問我要去哪裡,指著手錶說她沒時間,趕快幫她看一看。天啊,是有指針的手錶耶,在這裡看了上千個病人,帶這種手錶的大概是第一個。


上個禮拜還在幫一位真正沒錢而需要開刀的病人想辦法,一開始她媽媽認為我們這些「白人」幫她出錢是應該的,不出錢是喪盡天良。想到一句電影台詞「你有沒有為了改善自己的生活而努力過?」,後來慢慢跟她談,她也終於願意去尋求幫助,我幫她出一半,往後也去幫助比自己更貧窮的人(就假設她真的會這樣做吧)。之前幾位有嚴重心臟病(可能併有肺高壓)的小女孩,也是盡可能幫她尋求協助,這裡還是有個基本的社會救助措施,或是民間互相幫助。


一群人在貧窮的深淵裡,我們的幾條細繩能拉幾個人上來?而被拉上來的人如果只顧自己想脫離險地,我們的力氣又能維持多久?如果能指導他們以個人技巧攀岩、或是合作疊羅漢的方式爬出深淵,爬出來的人幫忙拉或是製作更多繩子,是不是能幫助更多人?脫離貧窮之後,若還能保有節儉的習慣,是值得讚揚,但如果吝嗇到還去佔窮人的便宜,就未免太過自私。希望不要因此個案而澆熄了熱情,也謹以此警惕自己,在追求美好生活的同時,也多關心一下社會底層的人。

創作者介紹

許文澍的旅行與人生奧義

許文澍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